如果可以我也想谈恋爱

摘要: 当他告诉我,他今年只会去泰国,不会来到中国的时候,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被他列入过考虑的名单当中。

12-10 23:47 首页 小孬edu


  当他告诉我,他今年只会去泰国,不会来到中国的时候,我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被他列入过考虑的名单当中。


  我恋爱了,我总这样说。


  他是土耳其和荷兰的混血,但从小在比利时长大,所以他会说四国语言哦,分别是:英语,法语,荷兰语和土耳其语,而且他的英语是两年前到土耳其才开始学的,上学期考试的时候还得了B,要知道我这个从小就学英语的人也只得了一个C。


  今年夏天从剑桥回来后,他就没有从我口中离开过。


  在我的好朋友纷纷发来贺电的同时,我知道这只不过又是一个我臆想出来的故事罢了。区别是,一年比一年的更加真实,似乎编故事的能力在随着年龄不断增长。




  我是在机场认识他的...

  

  故事的开头我总这样说。


  那天我的飞机最后一个抵达,他和另外两个人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都来自土耳其而且搭乘的是同一班飞机,因为每天只有一架飞机从伊斯坦布尔飞到希思罗。)我一眼就注意到了他,但当时我告诉自己我会遇到更好的。


  我礼貌性的和另外两个人握手互换姓名,刚刚向他伸出手的时候老师便叫我们动身前往下一个集合点,于是他匆忙的告诉了我他的名字,但是我没有记住。


  另一个同行的女孩开始和我聊了起来,我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但是经验告诉我我结交的第一个朋友都不会和我关系维持太久,因为日后总会因为种种原因而感到不合。(但是我没有想到日后我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现在还保持每天高频的联络,更没有想到我会喜欢上那个在机场我第一眼看到的男生。不过在后续的故事又在意料之中了。)



  说真的,我会注意到他是因为我感觉他总是在看我,不管你信或者不信,我敢打包票如果当时他没有一直盯着我看我绝对不会注意到他,更不会喜欢上他,绝对绝对不会。


  我们不住在同一所校园,也没有报同一门学科,所以日后接触的机会就少了很多。但是我记住了他的生日,9月3日,我生日的前一周,和我姐姐同一天。


  我再次注意到他是在一个倦意十足的下午,我们在剑桥的工程学院里听关于口才的讲座。起初我都没有意识到他坐在离我那么近的斜前方,直到一个瘦长卷发头的女孩坐到了他身边。


  很没有创意的这个女孩成为了我们日后交流的屏障,但也让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从那个下午起,我开始下意识的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身影。看着他不高的身躯,肩膀上的电脑包,包上挂着的迷你滑板,以及万年不变的经典穿搭:super dry, 瘦腿裤,vans 鞋,我焦躁的心才得以平静。(如果我告诉你,这就是为什么我每天都去super dry,并为自己添置了一件帽衫,一件小衫和两双vans鞋的原因的话,你会怎么想?可是我的穿衣风格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学着我喜欢过的男生建立起来的。)


  



  在那之后我们有了一次非正式的交谈,是在舞台上,我教他说中文,他说完后小声地说了一句“对不起,嘲弄了你的国家的语言。”


  从见面到我们第一次正式交流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我们在一起所拥有的时间不过两个星期,而且那段对话只持续30秒。


  “你好。”他对我说。

  “你好。”我对他说,”不好意思我忘记你叫什么名字了。“(此话不假,只是我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也许人在极度兴奋的时候总是会做莫名其妙的事情吧)

  ”我叫Aral,”他说,说话时稍微皱了皱眉,“嘿我记得你叫Chenchen对吗?” (Aral,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又好像没有)

  ”我把你的号码记错了,所以就记了一个错误的名字..."我既紧张有兴奋,在这复杂的情绪交错的时候,我又说出了这样一番奇怪的话(学校给我们每一个人发了一个号码。我印象中他是24号,但其实他是23号,24号和23号都对我有着特殊意义,所以记错也就见怪不怪了。24号是和他永不分离的小哥的号码,这件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难怪每次我想通过号码寻找一些他的踪迹的时候总是失败。)


  如果可以我想将这段对话无限延长,我有很多很多话想要对他说。只可惜这时候服务员说”谁的热牛奶好了。“ 

热牛奶这种无比尴尬的饮品是不喝咖啡的我唯一会在星巴克点的东西,但是对于外国人来说这什么都不是,因为没有人牛奶喝热的。

  是我端着这杯热牛奶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他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但双手空空如也,因此后来我常常告诉自己他是为了和我说话才进去的,因为当时里面没有任何人。



  从那一刻起,我暗暗告诉自己,虽然我们没有永远,也许我们能相处的日子只有之后的一个星期,但我也要全力珍惜这一个星期,我每天都要和他说话,每天,每时,每刻。我们不会被他的朋友打扰,那个女生也将再也不会出现在他身边。

  

  可惜,我再一次和他说话的时候,我们只剩下四天了。或者说我只剩下四天了。


  而那天我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和他说话,只是递了一张纸条,是我和之前提到的那个好朋友反反复复推敲了半天才写的一句话,用土耳其语”我想更加了解你。“不然我又可以说些什么呢?


  不过我始终觉得那件事情我做的酷极了,因为我是在舞池里当着他的所有好朋友的面给他的,而我是舞池里最会跳舞的女生。也就是说,最辣的女孩给你递了一张纸条。


  他看纸条的一刻笑了,这点我很确信,只是我没有勇气亲眼见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一头扎进了舞池。在震耳欲聋的音乐,湿热的人群,和烟雾灯光的迷惑下我出了很多的汗,但是我并没有忘记,我的目光还在焦急的搜寻他。


  即便他不会跳舞。

  即便很多人都觉得他不酷。

  即便我身边有很多人都想和我跳舞。

  但是我只在想着这个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喜欢上的人。



  我喜欢他的事情我的好朋友们大概是全部都知道了,我本来就藏不住心事,而且我也不想藏,我很希望可以得到一些高人的指点。不过女孩子们在一起就是一些没有脑子的花痴的不切实际的点子。



  我们的关系真正有了一点发展实在周五,我们只剩两天了,于是我独孤一掷的给他写了一张卡,却又不知道写什么,绕来绕去写了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那天晚上是才艺展示,我准备了舞蹈和歌曲。我的小伙伴们在那个即将演出的下午觉得唱歌是件十分羞耻的事情,她们还一度威胁我说要罢演。最后我们同意如果他不在我们就不唱了(因为才艺展示可看可不看,而他又是一个只要是非必修活动出席率就极低的人),我同意了,因为他不在了我就真的找不到任何表演的意义。


  后来没想到的是,他不但留了下来(我是在想不太有什么理由不留下来)并且还报了节目。当他的名字出现在大屏幕上的那一刻,我着实听到了我的好朋友们骂出了声音。


  他的才艺是前所未有的,估计以后也不会有人能天才到想出这个主意,他的才艺就是photoshop, 也就是我们俗称的PS。


  “我不是一个什么有才艺的人”,“第一个上台的他说道,”但是我花了很多时间在PS软件上面,所以我将给你们一个主题,你们把想到的词告诉我,然后我们看看我能做出什么。“


  之后的那个晚上他就真的用电脑在那里修修改改,而我就坐在他身边看他修修改改。这是我第一有机会这么近距离的接触他,我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欢上他的哪一点。(这里我不想再做过多的描述,不过要知道我们都是处女座)


  这个问题我从来就没有想清楚过,我不避讳承认自己在成长的路上喜欢过很多男生,但是奇怪的是我从来不知道我喜欢他们的什么。更多时候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有那么多问题。


  那天我给了他卡,告诉他我follow了他的ins,他说他觉得不太好,便follow了我的,然后我们成为了snapchat的好友。




  我之前试着给他传过简讯,但都没有得到回复。


  那天晚上我鼓起勇气问他认为我的舞蹈怎么样,他告诉我”You were amazing." 虽然我都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有在看。


  之后我又试着约他出去吃饭。我不知道我这些技能都是何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学会的,总之以前有从来没有这么大胆过。


  不过我们都有朋友要陪,这点我们心知肚明。


  再一次在一起是第二天晚上,欢送会party。我穿了我最喜欢的波西米亚裙,他穿了西裤,白衬衫,系了一个一个领结。


  那晚我本来要去跳舞,但他在玩牌。于是我就坐在那里,看他玩牌。想象着如果他是詹姆斯邦德,那我就是他身边的邦女郎。看在我跳舞这么好又很有人气的份上,他应该很有面子吧。我不知道。


  那天晚上我们就要和很多人告别了,因为第二天一早大家就会启程,而分住在两个学院的学生们将不再相见。我知道,大概就是这样吧,我们将不再相见。


  



  他倒是没有那么伤心,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他说他还会在英国呆个几天。


  这句话像一颗定心丸,以至于我在和好朋友道别的时候都没有哭。



  之后的故事我好像不同版本的说了好多遍,以至于我不想再津津有味的从头论起。可能是因为不想再自欺欺人下去了吧。但我的确设法将他挽留在我身边了一天,我想象着我恋爱了,我想象着以后我们也会过这样的生活,这种甜如蜜,有点幸福的不真实的生活。


  可惜我们分开的很仓促,我不知道为什么定了电影票被强行拖拽走了。


  这个版本我不是很喜欢,也许某天我会再度提起,也许我愿意讲的更细致些。



  每天每天我都感受到自己真挚的情感和这段不可能的感情的激烈抗争。我为什么总会喜欢这种不可能的人,我不知道,也还没能找到合理的解释。


 我的朋友们,那些遇到有好感的男生然后偷偷加对方微信,怎么看怎么觉得他们好的女生们总是像我一样付出超乎寻常的真切的情感,有时甚至会超过了我。看着他们亦或快乐亦或痛苦,我想到自己。


  还有我的会因为女生对自己表现出好感就表白的男性朋友。我在想,如果当时他没有在机场看我我是否还会注意到他,我们是否还会有这么多的故事。


  我知道不可能。也许正是因为他的不可能在如此令我着迷。我愿意用一年的时间去想短短几个星期发生的事,直到下一次我又感觉自己恋爱了。


  我不懂。也许我还没有准备好吧。




  这篇文章是十七岁系列的第二篇文章。


  我不知道十七岁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我想要得到什么。只是看着日益真挚的感情,觉得置之不理并不是最理想解决方法。


  我会写这样的文章也许因为没有那么喜欢吧,所以也没什么介意不介意的,都是成长的经历。




首页 - 小孬edu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