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企业家精神”才是中国奇迹的真正创造者

摘要: 企业家越来越不知道应该如何判断中国经济的未来

12-10 22:34 首页 功夫财经

 文 | 马光远 ? 扑腾话最标肿的正经经济学家


朕 已 阅

至于企业家如何推动了经济的发展,要么没有认识到,要么人为被贬低。

在熊彼特的创新理论体系中,一方面强调企业家的冒险,另一方面也强调资本,即金融的作用。

政府为了稳增长而扭曲市场,企业家的作用被弱化,企业家越来越不知道应该如何判断中国经济的未来,这是核心和关键所在。

最近,中央发布了《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意见》,指出企业家是经济活动的重要主体,要求加快建立依法平等保护各种所有制经济产权的长效机制,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

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官方第一次以专门发文肯定企业家精神,在思想和理论层面的重大突破意义,的确值得肯定。

众所周知,由于中国历史传统的原因,企业家在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作用一直没有得到肯定,经济发展了,一般会被认为是“好政策”的功劳,是政治家的英明。至于企业家如何推动了经济的发展,要么没有认识到,要么人为被贬低。贬低企业家的作用,贬低商人的地位,这是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根深蒂固的东西。自人类进入现代经济时代以来,这是中国经济落后于世界的原因,也是中国下一步真正突破中等陷阱需要解决的最大思想障碍。

过去多年,关于中国经济奇迹发生的原因,必须肯定中国改革开放的设计师小平同志的伟大,但奇迹的真正创造者是承认了市场机制下企业家的地位,从而使得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得到了发挥。而这是人类经济从只能维持温饱的“马尔萨斯阶段”进入到创新增长的“索洛阶段”的根本原因。全球凡是经历了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从最早的英国、美国,到后来的亚洲快速增长的经济体,到今天的中国和印度,分析经济增长的内核,莫不如此。创新理论的鼻祖熊彼特将人类经济的腾飞归结于创新,而将创新归结于“创造性毁灭”的过程。这个创造性毁灭的过程是如何发生的,是企业家的冒险精神与资本的结合,从而产生了人类经济的重大腾飞和突破。在熊彼特的创新理论体系中,一方面强调企业家的冒险,另一方面也强调资本,即金融的作用。恰恰是这两点,在中国经济理论体系中,都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对于“企业家精神”,欧美市场经济国家从来都将其视为市场经济的最基本和最重要的要素,而在中国,认识到这一点,还需要真正在观念和思想层面的普及。这几年,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企业家及企业家精神在中国经济中的决定性作用,我推荐了很多大家的经典著作。其中一本是美国供给学派的领军人物乔治·吉尔德的《重获企业家精神》。在这本书里,吉尔德认为,人们将经济增长视为很多因素决定的过程,但事实上,没有任何因素可以和企业家以新观念和新技术开办的新企业所起的作用相比。

他认为,经济增长的关键其实很简单:有创造力的人拥有了资金。经济停滞的原因也一样简单:富有创造力的人的资金被剥夺了。经济增长的关键是个人财富,而不是集体或者国家的财富。他认为,精神和信仰才是企业家的生产方式,为了保持和激励这种信仰,政府需要鼓励和支持企业家的自主创新精神,这是一个国家财富保有并增值的秘密所在。他同时认为,经济思想中的一个根本性的错误是大大高估了物质资本形成的和其他经济量化指标的重要性,严重低估了开创性创造所具有的决定性、根本性作用。在他看来,“财富不是一堆商品,而是一种观念流。”财富是一种观念流,这也许是美国供给学派最重要的学术贡献。

另一本书,是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菲尔普斯的《大繁荣》。菲尔普斯在这本书里面,全面论述了欧美经济之所以率先腾飞的原因,由此认为,一个民族的繁荣取决于创新活动的广度和深度,而态度和信仰是现代经济活力的源泉。他提出,当一个国家经济基本进入现代化之后,就不只是生产现有的某些产品和服务,而应更多转向构思和实践创新创意。

可以看到,无论是吉尔德的《重获企业家精神》,还是菲尔普斯的《大繁荣》,都将企业家精神视为人类经济生生不息的最大的动力,这恐怕绝非偶然,而是欧美等发达经济体几百年来的实践雄辩证明了的基本事实。对于中国这样一个缺乏自由市场传统和理念沉淀的国家,除了根深蒂固的大政府的路径依赖之外,对于企业家的作用和企业家精神的重大价值,我们一方面在实践层面漠视,另一方面在理论层面人为矮化,从而导致企业家几乎成了政治的附庸,企业家的创新环境受制于金融环境、政策制约以及观念障碍等各方面的制约。即便如此,只要稍微在观念和制度层面有改进,企业家精神的力量就会在石头上开花结果,从而不断创造中国经济的奇迹。

 张维迎在《市场的逻辑》中深刻地指出,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最重要的变化,是企业家人才从政府和农业部门中脱颖而出,并且成为中国配置资源的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这一变化是中国两千多年以来前所未有的,这是中国繁荣的源泉。张维迎的这个论断,事实上已经为中国财富增长的历史和现实所证明。中国财富创造的路径无非有两个:一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越来越发挥更大的作用,一是在市场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企业家队伍的。

正是因为对企业家作用的漠视,每一次经济危机或者经济低谷,大家总是会把所有希望寄托在政府拿出什么样的政策,而不是反思我们对待企业家精神方面,是否出了问题。比如,当下很多企业家对中国经济没信心,根源何在?我仍然认为,这和企业家的地位以及自身的安全感确实有关。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政府没有办法解决问题,而是办法太多!政府过多的办法和智慧其实抑制了企业家的积极作用,让他们无所适从,让他们成了旁观者而不是问题的解决者。

我一直认为,中国经济的根本问题,绝不是经济数据下滑带来的信心缺失,而是我们对待企业家的方式出了问题。经济发展并没有带来观念的改变,也没有太多地提升企业家的地位。平心而论,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经济增长数字放到全球并不差,可是企业和企业家的精气神为什么如此?大家对中国经济的信心下滑比经济数据下滑更为严重?根本原因就在于,很多30多年来的共识被颠覆,一些民营企业家又出现了不安全感。特别是,政府为了稳增长而扭曲市场,企业家的作用被弱化,企业家越来越不知道应该如何判断中国经济的未来,这是核心和关键所在。

基于此,我对中央发文肯定企业家精神感到欣慰,这无疑是一个了不起的进步。一些企业家看到这个文件都很激动,我能理解他们。


▼ 功夫财经精品课,“阅读原文”温故而知新


首页 - 功夫财经 的更多文章: